馆陶微夏之雪琦

深夜,开着的门

帝都 霾黑雨 结果只能拍出黑

国庆慢慢回家路

窗外……

色彩

看那朵云

半蓝,半云。

帝都的假蓝天

曾经妄图写一个故事但没有后续,今天把它放出来溜溜……有人说,我觉着不好,可能是好的意思

一阵风裹着黄沙灌进袄领里,孟高打了一个激灵。下意识拍了一下胸口,那里放着写给溢满的故事,“该说的都告诉他了,但似乎有些地方让人放心不下。

有些念头只是模糊出现了一瞬,很快消逝了,心里有些发慌,这种情绪对孟高很少见。看来回去马上得把这张纸烧了。”

今天风沙很大,孟高只是走出几步,溢满就看不见他了,但是溢满依然站在门口,望着孟高离开的方向,在心里描摹着孟高的样子。

现在刚初秋,孟高却早早地穿上了厚棉袄。但是他依然看起来那么单薄,像田里木棍套上衣服的假人。稍微大一点的风都能揭穿他的骗局。可溢满心里清楚这只是假象罢了,孟高比谁都要坚韧。“我曾趴在地上祈求人们的施舍过活,谁能停下来给我一个铜板,这种事儿我再清楚不过了。”想到这里溢满有些得意,油腻的脸上浮现出笑容。

啪的一声把门关上,震醒了趴在桌子上睡着的茶馆老板,他揉着惺忪的睡眼刚想骂人,看到溢满脸上的笑,好像马上就懂了什么,小步跑到溢满面前一脸讨好,“满爷,今儿个又得了什么好故事了。”溢满把脸一拉,瞪着老板说,“怎么说话呢!什么叫得?那是满爷我自己想出来的。”老板心里嘀咕,就我们俩人装什么装。不过财神爷得供着,这个道理他懂。“瞧我这张破嘴,满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。我去取二十年女儿红,给满爷赔罪,您给讲讲咱的新故事,让我开开眼呗。”

真想听,光有酒可不行,还得有肉。不过爷我今天心情好,先赐你一题目。保管这名字一挂出来,“好好,我现在去取纸和笔。”

门内两人演的热闹,门外黄沙漫天,连一个行人都没有。京城的老百姓们,都窝在屋里等着这场大风过去,重新开始他们的劳作。只有大人是这么想的,对于小孩子来说,黄沙天他们可以守在父亲身边,听精灵鬼怪的故事。“这黄沙天快过去了,明天怕是能出工了。今天不讲故事了,今年的故事都讲完了。

失眠者自救指南




1

出差,路程很长,三个多小时的高铁,我抱着一本厚厚的侦探小说,用来抵御无聊。
坐在一旁的领导,比我想得简单,“昨天,没睡好。我要睡一觉。”
然而,两个小时过去了,连看小说的我都抵不住旅途疲惫,睡了一觉。领导却依然睡眼朦胧的折腾,仿佛在演绎白天版的失眠,似乎她总是处在不适的状态,这世界上的一切都令她为难,“好吵,有没有耳机?”“高铁的空调好冷,应该带个长袖”“椅子角度不太舒服”“脖子有点难受,我去找一找颈枕”“董事长在群里消息了……
其实,有什么事情必须现在做呢?与世界失去两个小时的联系,又能怎样呢?每当这种时刻,就会觉着即时通信令人厌恶,因为可以即时联系到你,所以你必须随时都在,毕竟出差路途也算工作时间。
领导看着一脸无语表情的我说,“我以前上大学的时候真不这样,这都是生活所迫。”末了还加了一句前辈对后辈的经典预言,“相信我,你也快了”。
快失眠了吗?说晚了。
如果说睡眠是一种维持人类生存所必须的一种方式,那失去睡眠一定算是一种病了,而我已病入膏肓了。有时在早高峰时段的地铁上抬头望向周围发现一脸疲惫,浓重黑眼圈的人那么多,会忍不住思考是什么让我们失去了睡眠?地铁传染性疾病?
很久以前,周末可以维持10个小时睡眠的我,根本无法理解失眠,那种很困但睡不着的表达,在我眼里看起来像病句。
然而生活有时,就像歌里唱的那样,不知道什么时候失去了睡眠,望着凌晨三点的窗外。
2
失去睡眠的初期,人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反应,信息时代一直在持续帮助我们消灭无聊,我们可以选择各种娱乐工具,来填充睡不着,于是11点,12点,1点……越睡越晚,并在内心产生一种延申生命长度的愉悦感。
但上班族啊!你的起床时间是固定不变的。这种晚睡早起的模式持续一段时间后,你会发现生活好像跌进了一个恶性循环,睡眠时间短,睡眠质量差,精神不济,效率低下,错误不断,加班频率显著提高。
加班到深夜,感觉自己困得可以睡个三天。等躺到床上,困过劲的我们又觉着不放松一下对不起辛苦工作的自己。这个恶性循环跟着我们一天一天,我们觉着忙碌又辛苦,好像被生活的重担压弯了腰,一切都是生活的错,真的吗?
把时间拉回到失去睡眠的第一天,从没参加过工作面试,满脑子都是明天会不会犯错?其实不犯错也不会被留下吧!是不是会被淘汰?是不是会成为失业青年?赶紧睡,赶紧睡,不然看起来状态差,影响面试。
结果,同样状态,同样能力的我,参加同级别公司的面试,有得公司选择留下,有得公司选择淘汰。
当时,一心沉浸在成为失业青年恐惧中,并没有发现一个显见的事实,面试的结果和我所担忧的东西并没有什么直接联系,甚至可以说面试结果都是一早就确定好的。
面试无非是双方权衡利弊得出的结果,一个纯理性,纯金钱关系建立的过程。面试者评价公司的状况,提供的薪资;HR判断面试者的简历、谈吐与公司空缺岗位的匹配程度;结果都是相同的,合适就留下,不合适就看下一个。
甚至,参加了工作后,还怀疑自己的能力,HR的眼光,甚至想到他会不会是看走眼了?犯每一个错误都觉着自己会被辞退?工作一天躺在床上,脑中一遍遍地放映工作细节,发现有犯错的地方就会在心中猛批自己,然后开始焦虑,完了,完了 ,我要失业了,我要被社会抛弃了,黑色的深夜总是能把恐惧放得很大很大。
看到这里,你不会想说,早点睡吧!别想那么多。你在开玩笑吗?
不是,不想睡,是不敢睡?
白天辛苦工作了一天,为什么晚上还要惩罚自己?可闭上眼就是这些,不敢闭眼。工作一天很疲劳了,一点都不想爬起来去解决问题。
现在回想起来,那时的自己变成了一个装睡的人,生活猛烈的推搡,想说些什么?
可我不想听,不想行动,只是一味紧闭着双眼,假装睡着了,无法被唤醒。生活失去了耐心,开始猛烈地拍打,我蜷缩起身体,减少受力的面积。
时间久了,虽然疼痛依旧,但也产生了耐性,默认为生活便是如此,与他相处很疼很痛苦很压抑。
从没想过站起来,拉着生活的手问问他,生活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说的?也舍不得彻底逃开生活,不是还有梦想吗?
但说白了,失眠就像我们生活中出现的每一个问题,解决起来并不难,难得是态度和想法。失眠的我把问题推给了生活,命运,他人,因为他们有问题,所以我没有问题。
这种结论毫无逻辑可言,但找到了背锅的存在,便可以一身轻松的甩掉包袱,还能鸡汤式的自我感动,生活如此辛苦,世界对我那么不友好,我却还为了梦想在坚持。实际上,除了为温饱去上班外又做了什么呢?还天天加班,说明连工作也做不好。
可受惯性推动生活的我们,没有强烈的外部刺激根本无法开始自省。
3
让我恢复清醒的是一次公司的例行体检。
在测试疲劳程度的项目中,重度疲劳是100分,我23岁91分。而在我前面完成测试的大爷,60岁14分。医生看完我的测试结果长叹一口气,姑娘,你这么年轻分数这么高,可不好呀!你的生活作息有严重的问题,需要调整了。
医生很有责任心,认真给我改良生活作息的建议,我一句也没听进去,满脑子想得都是我会不会死呀?
体检结果出来了,像一块石头,重重地砸向平静的水面,泛起一片涟漪。公司领导层集体疲劳数值爆表,与疲劳指数同步的是他们身体的零部件出现不同程度的问题,有得甚至严重到需要马上做手术的程度。
仿佛是在明确的回答在这样生活下去真的会死。
毫不意外的又失眠了,工作一年的我,失去对工作的敏感,变得麻木。深夜睡不着的理由开始更换为梦想,远方,碌碌无为度过一生的担忧。
那一夜失眠的内容有些特殊,环绕脑中的是,医生说。你的肝脏不好,睡得太晚……脾胃也有问题,饮食不太规律,胃不舒服的时候可以喝些粥……你们这些都市年轻人……
这些妈妈式的碎碎念像唐僧的紧箍咒一样,搅得我头疼。这些话一遍遍缠绕无非是潜意识想记下他们。索性不睡了,爬起来写下他们,或许能换一夜好眠呢?
但我拿起笔便没有停下来,用两三个小时的时间,写下所有睡不着的理由,各种各样没有解决的生活琐碎,来北京的初心,内心深处的渴望,对生活的好奇心……看着他们一点点地占满空白的纸,内心忽然感到一阵释然,生活的全部意义一直在晚上向我说话吗?原来我一直在怯懦的逃跑吗?
当承认自己的问题后,所有解决问题的方法便开始蜂蛹而来。
想不受朝九晚五的束缚,自由职业者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,根据自己的爱好可以选择职业,职业确定了,挑选获得收入渠道……
生活图景慢慢地变得清晰起来。
最后,失眠的本质是不安,是对生活失去控制的恐惧。是生活在向我们喊话,这是你的生活,我希望由你掌控。毕竟生活是,你不来控制,别人就拿来安排。
想要开始改变,承认自己有问题是第一步,你的生活凭什么是别人的错。
你要不要也写一份今日睡不着,或许和我一样就一觉天明了呢。
陌生人祝你好梦,晚安!